归枝

啥也不会

【法诞+恶友】糟糕的生日

OOC有,恶友中心,无主题瞎写,乱给自己塞糖吃。法诞贺文。

“我不喜欢这种礼炮,它会吓着肥啾。”吉尔伯特窝在别墅的沙发里头,指着弗朗西斯的购物清单抱怨,“还有这个冰激凌船,噢要不是你已经订了它我一定会把它从清单里划掉,可可制品!天啊!你是想让本大爷被腻死吗?”
弗朗西斯把手随意在围裙上抹抹,拿着菜刀走出厨房:“吉尔伯特.贝什米特先生,请你现在,立刻马上,从沙发上滚起来进厨房帮我给蛋糕裱花。”他用刀背在餐桌上敲敲,威胁般地朝吉尔伯特眨眨他漂亮的眼睛。
安东尼奥边提裤子边从楼上打着哈欠走下来,中途差点儿摔倒。西班牙小伙子光着上半身,麦色的皮肤和紧实的肌肉在早晨温暖的阳光照射下渡上一层光,他朝楼下的两位朋友咧嘴笑了笑:“弗朗哇,你的购物清单列好了吗?好了俺帮你跑一趟超市去,这就能把那些玩意儿都带回来哩。”
“不用,哥哥不太放心你一个人,要是你擅自把所有东西都买成番茄口味…我会和你拼命的。”弗朗西斯叹了口气返身回了厨房,半晌端出一个漂亮的巨大蛋糕放进冰箱,“好了,穿好衣服,现在是下午三点半,我们还来得及去超市采购晚上派对需要的东西。”
法国巴黎,七月十三日下午三点半,弗朗西斯,吉尔伯特和安东尼奥一齐去到了住宅附近的超市,为我们的好先生——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他晚上的生日派对做准备。
“本大爷看看…小礼炮,彩灯,烧烤的肉和蔬菜,饮料,零食,去波特太太的冰激凌店取回订购的巧克力雪糕——该死的可可制品。”吉尔伯特坐在副驾驶座上絮絮叨叨地念着购物清单顺便带上自己的评论,德国人的大嗓门儿算是被他物尽其用。弗朗西斯的耳根难以清净,只得把广播的音量调大试图盖过吉尔伯特的声音。
广播里头的男主持正在兴致勃勃地和来电听众聊国庆日,聊天时的背景音乐是法国国歌。弗朗西斯的生日好巧不巧地正好撞上了国庆日,他本人也挺享受这个美妙的巧合。心情总算好了一些,弗朗西斯跟着广播开始轻声哼唱国歌。
安东尼奥趴在正副驾驶位之间的空隙里听广播,听见弗朗西斯哼起歌来也开始轻声合音,两个小伙子磁性的声线哼着带有一丝庄严的调子,随着被抛在车窗后的景物一起,成了一副有声有色的、有生命的鲜活的画,这幅画很美很美,至少在吉尔伯特加入他俩的演唱之前是很美的。
好在超市离住处很近,驱车一会儿就能到,否则安东尼奥和弗朗西斯不敢保证吉尔伯特会对他们的耳膜造成怎样地狱级的伤害。
“俺看看,礼炮和彩灯、肉、蔬菜都买了足够的分量,是不是还有饮料和零食还没挑选好哇?”安东尼奥费劲地在清单上用指甲刮出一道道痕迹标记已经买好了的东西,抬头带着些许疑问看了一眼他的两位朋友,“俺想要一会儿去买点番茄带回家啃,院子里的小番茄还没长红哩,不好吃。”
“本大爷早上吃了俩,味道没什么差别呀?”吉尔伯特挠挠后脑勺。
“三位先生,这款新品黑啤您们要尝尝吗?国庆日半价促销。”穿的十分凉快的金发推销员小姐姐把一罐开过封的啤酒递到吉尔伯特的面前。
小麦的香味和浓郁呛鼻的酒精味冲击着德国小伙子的神经,吉尔伯特几乎没怎么思考,一句“谢谢”后就把小装的啤酒灌了个底朝天:“东尼儿,弗朗吉,你们要不要试试?这玩意还挺好喝。”
“哥哥我是开车载你们来的,不能喝酒。”弗朗西斯咽了咽口水,故作绅士地朝推销员小姐姐露出一个漂亮的微笑。安东尼奥没忍住,和吉尔伯特一样尝了一小瓶之后便开始一发不可收拾。
最后三个人买了好几打那种黑啤带回去喝,吉尔伯特和安东尼奥喝了一会儿就开始赖着不走,弗朗西斯拿他们没有办法,任由他们在那儿几乎喝了个半醉,吉尔伯特在打算现场开一场演唱会之前被弗朗西斯和尚且清醒一丢丢的安东尼奥抬上了车。
闹剧,闹剧。弗朗西斯揉揉太阳穴,驱车去波特太太开的冰激凌店取他订购好的巧克力冰激凌船。虽然吉尔伯特老是说可可制品如何如何糟糕,但是弗朗西斯暂且还是很偏爱它们的。
当取到冰激凌船弗朗西斯才发现这个甜点好像比他想象的大了一点儿,香甜的巧克力和雪糕被装在保持温度的泡沫箱子里,这让弗朗西斯废了好大功夫才把它抬进车子,狠狠地压在吉尔伯特的身上。
到家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按理来说邀请的朋友早就到了,可是弗朗西斯的院子里头空无一人。也许他们都有事,或者不愿意来也说不定。弗朗西斯叹了口气,决定先把他两位醉鬼兄弟抬回家再好好收拾一下买回来的东西。
吉尔伯特和安东尼奥分别瘫在弗朗西斯的左肩和右肩,两个人呼呵出浓浓的酒气,弗朗蹙眉,用安东尼奥的袖子擦掉吉尔伯特流下来的口水。
“弗朗吉哇…生日快乐。”安东尼奥抬起刚擦过吉尔伯特口水的那一边手臂,迷糊中狠狠地压在了弗朗西斯的脑袋上。
吉尔伯特想要拍掉安东尼奥摁在弗朗西斯脑袋上的手臂,结果一巴掌打歪,不偏不倚地扇在了弗朗西斯的头顶:“弗…弗朗吉,你听本大爷说噢…生.日.快.乐。”他一字一顿地在弗朗西斯耳边大声叫喊,“别看东尼儿那混蛋…比,比本大爷说得早一点噢,本大爷也是诚心在祝福你这…傻瓜的。”
弗朗西斯突然有点想哭。
弗朗西斯哭着打开了自己的家门。
“生日快乐!!”电灯突然被打开强光刺的弗朗西斯睁不开眼睛,模糊中看见自己的房间里站着一大群的人,桌子上还摆着早上自己做好了塞冰箱里的蛋糕。
于是,众人看到的场景就是弗朗西斯左扛吉尔伯特右扛安东尼奥,一把鼻涕一把泪抽搭的停不下来,不停的向他们说谢谢。
“…我们做了什么非常大的事儿值得他这么道谢吗?”亚瑟偷偷地问了站在他身边的中国小伙子。
“我不知道阿鲁。”中国小伙子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情景。

“这是哥哥我过的最好的一次生日。”
明明就是最糟糕。
弗朗西斯吸吸鼻子,把吉尔伯特和安东尼奥扔到地上:“派对…要开始了啦,我去放音乐。”

好吧,好吧,如您所愿,我亲爱的好先生——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22)

© 归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