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枝

啥也不会

邦良,短打日常

“我很困。”张良抬手取下左眼覆盖着的镜片,揉揉自己因长期阅读而发涩的双眼,鼻头与眼圈因为生理泪水的排出而略微发酸,苍白皮肤上泛起一丝淡粉色,“你我都该休息去了。”

刘邦闻言停下手中正欲挥舞巨剑的动作,大咧咧以袖口抹了一把额角因高强度锻炼而渗出的细密汗珠,他盯着张良的脸蛋端详了半晌,张良被他盯的全身不自在,偏过头躲开他的目光。

“…你做什么。”

“子房,咱们一起睡。”

张良愣了半晌才回神,他不对刘邦轻浮的提议做出回应,而是啪地一声将言灵之书合上,抬手往刘邦的身前放了个壁垒,自己浮空飞速地回房扣上门。
没一会儿就传来敲门声,刘邦在房门外踱步,影子映在纸窗上晃得张良心烦。

“子房,外面好冷。”刘邦在门外胡乱地嚷嚷,“要是明个一早我感冒,便不读兵书、不练武了,你得照顾我。”

真是个傻子…现在是盛夏,哪有什么冷的道理。张良心下揶揄,但还是起身开了门,刘邦进门后猛地环住张良的腰将脸埋入他的颈窝,张良推不开,刘邦的护甲硌得他胸膛生疼,几绺发丝因为刚才练武时的剧烈运动而不听话地翘起来,扫在自己脸颊上有些痒。

“子房真好闻。”

见张良渐渐减小了推开自己的力道,刘邦更加放肆,他深吸一口气,鼻腔中充盈着怀里人身上的茶花香与墨水的味道。

“够…够了,别再胡闹。”后退一步才得以从对方怀中抽身,张良意识到自己的双颊在发烫。他嗔怪地瞪了一眼刘邦,“我就不该让你进来。”

“讨厌这样吗?”刘邦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趁势拉起张良的手,“是你自己说想要了解凡尘间的情感的,我只是在教你罢了。”

张良失语,确实是他自己向刘邦请教人世间的感情是什么样的感觉的,他可是能与世间万物交流的智者,有任何不理解的东西都想要学会。

不过张良错了,感情无法通过学习来理解,只能通过亲身经历。

“……子房?”刘邦见他不说话,试探地叫了张良的名字。

“…现在我正在体会的情感,叫什么?”张良叹口气,将落在颊旁的碎发别在耳后。

“喜欢。”刘邦牵着张良的手上力道加大,迈步走到对方面前,“子房,你那么聪明,知不知道相互喜欢的人应该要做什么?”

“…什么?”

“接吻。”

刘邦颌首,以自己的嘴唇覆盖住张良的嘴唇,唇畔间传来柔软潮湿的触感,刘邦不再深入,他松开张良的手,返身扣上房门。

“当然,还有些别的。”

评论(8)
热度(119)

© 归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