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枝

啥也不会

邦良,甜向短打。

*游戏向,ooc。


张良躲在草丛中,窥伺着外面的情况。

自己的队伍已经快要失败了,防御塔被摧毁殆尽,只剩下残着半条血的水晶在苟延残喘。刚才的一波团战中,两队都分别被击杀了四名英雄,只余下张良自己,和对面的…刘邦。

三路的兵线清静得很,所有的小兵都被击杀干净了,对面的紫发君主似乎放松了警惕,只等队友复活兵线刷新之后直接推掉水晶——所以他待在野区,有一下没一下地随意攻击着苍蓝石像。

在石像只剩下最后一丝生命时,张良鬼使神差地在它的脚下施放了一个侵蚀。

“您已获得苍蓝石像之力。”

糟糕。

刘邦嘴角明显抽动了一下,偏过头来狠狠瞪了一眼张良所在的位置。他挪动脚步飞快进入了草丛,看见躲在草丛中的人是张良之后伸手使劲儿钳制住了对方的手腕。

张良吃痛地“嘶”了一声,草丛中光线昏暗,纵使透过薄薄的镜片也看不清刘邦脸上的表情。感受到对方生着厚茧的手掌紧贴着自己的手腕,在他发出吃痛的声音时明显放松了些许,但还是紧紧钳制着无法挣脱。

“放、放开我,傻子!”张良伸出另一只手试图去掰开刘邦抓住自己的那只手的指头,但对方的手指纹丝不动,似乎还抓得更紧了些。

刘邦露出带有戏谑意味的笑容,凑近张良的耳朵压低了声音:“子房可要把刚才那个蓝,还给我?”

“怎么还…都已经拿走了。”张良感到耳边一阵酥麻,甚至身体都有些发软,他用未被钳制的一只手推开刘邦,蹙起眉头将脸转向一边,“你在为难我…?”

“是,我为难你。”刘邦大咧咧以空闲着的另一只手捧起张良的脸,“还嘛,到还是有办法还的。只不过,子房可要好好听话。”

张良仰首怒气冲冲地瞪了一眼刘邦满血的朱红色血条:“凭什么听话,我可不在你这一边!”

“就凭我现在就能选择杀掉你还是留着你的命。”刘邦笑得更加放肆,手上的力度丝毫没有改变,“子房亲我一下,我便放你走。”

“……”张良咬紧下唇,确实,现在的局势对自己十分不利,刘邦身边环绕着主宰之力的光环,精神奕奕,反观自己…血所剩无几,光说战斗也同样比不上现在的对方伤害高,“…我亲你,你果真能放我走?”

“当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刘邦得瑟地挑起眉毛,向张良又凑近了几分。

张良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地往前挪动一步,朱唇轻颤覆上刘邦的薄唇,他不懂得亲吻,每一个动作都透露着些许笨拙。因为会感到羞耻的原因,张良紧紧闭上了眼睛,但刘邦却瞪大了眼。他注视着距离他不到两公分的张良的脸,对方长而浓密的睫毛轻轻颤动着,双颊、眼眶与鼻尖都泛着令人窒息的粉红色。

张良使劲啃了一口刘邦的下唇,这才吻毕打算离开。两方的队友都已经在泉水复活,正在急忙赶往中路,离他们二人越来越近。刘邦忽然松开了紧攥着张良手腕的那一只手,双臂一同环绕住眼前男子的腰,将他的身体拉得与自己更近了一些。

“你…你还想做什么…唔!”张良一口气未喘完,便再一次被刘邦堵住嘴巴。

“看不出来吗?我还想做你。”刘邦一边亲吻,一边含糊地对张良说,“从今以后…子房不许给别人抱了。”

——————

孙尚香原打算从草丛绕行在团战时从后排攻击敌方英雄,却赶巧看见了这一幕。女孩纤长的手指一颤,巨大武器“彭”地一声掉在地上。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对不住了张公子刘公子!!!!啊啊啊啊啊啊!!!”

香香大概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吧。

评论(13)
热度(182)

© 归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