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枝

啥也不会

智者和傻猴子的初次相遇的小段子。

拉郎,注意避雷。
孙悟空x张良,游戏向,ooc。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取标题了…趴。


“你还挺有意思的。”孙悟空翘着二郎腿,躺在巨树的树顶枝干上俯瞰地下认认真真清理兵线的人,“那本书好厉害啊,是什么书?给俺老孙看一眼成不成?”

…他不理我。

孙悟空有些委屈,从来都是自己不将别人放在眼里,今天第一次被人这样无视,心里好不是滋味。

太阳晃眼,不过对于齐天大圣的一双火眼金睛来说都是小事情,猴子将金箍棒固定回腰间,纵身一跃稳稳落在张良身旁。

“…唔。”张良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闪现回了塔下,孙悟空落地时掀起的风吹乱了他原本就难以打理的鬈发,“你很烦人。”

孙悟空抽出棍子,三下五除二清理完小兵,迈着大步子靠近张良,直到防御塔的攻击范围外一点点才停下脚步。张良背靠着防御塔,在孙悟空脚下扔下侵蚀后便别过头去不再看他。

“唉,唉。别打我呀,你这小公子哥的样子,看着那么弱不禁风,俺老孙又没想拿你咋样!”孙悟空脚下密密麻麻全是灼烧一般的疼痛,他向后翻身一跃跳出侵蚀圈,“就是好奇好奇罢了,你咋就生气起来了?”

“…这是战斗,我不想跟你聊天。”张良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开口,他脑中的思维被孙悟空滔滔不绝的废话搅成一团乱麻,“墨家机关道中的战斗,我不打你,打谁?”

“嘿嘿,你打的过我吗?”孙悟空饶有兴趣地打量张良的怒容,一手伸向后颈拔下一根毫毛,另一手反手执棍,扔下毫毛变为假身后自己屈膝跃向防御塔下的人,金箍棒彭一声不偏不倚落在对方颈侧。

张良颈窝一凉,余光瞥见身后的防御塔砖石开裂,塔顶血条去了一大半,孙悟空扛着防御塔的攻击,飞速挥棍攻击防御塔。

我方防御塔被摧毁。

张良尚未回过神,防御塔便化为碎石残砖,他抬手施放壁垒挡在自己与孙悟空之间,鼻间忿忿轻哼一声,低声呢喃了几句言灵,一条铂金色长绳由指尖伸展而出,牢牢地勒住孙悟空的脖子。

孙悟空动不了,脖颈间火烧火燎地疼,头顶上血条眼见着便快要消去一半时那条索命的绳子才消失,孙悟空一个位移向后翻跃,拉开了自己与张良的距离。

“哟呵!”猴子摸摸自己仍旧发麻的脖颈,好几撮猴毛都给对方施放的言灵燎黑了,“你这油头粉面的文弱样子,没想到能耐这么大!”

“你的先生没教过你,不得以貌取人吗?”张良微阖双眼,在对面小兵的脚下再次扔下侵蚀。

“我倒是没读过几本书。”孙悟空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但是俺老孙会打架,这难道不够?”

张良抿唇不语,为什么人和人…不对,人和猴之间的头脑结构会有这么大的差异呢?值得思考。

“小兄弟,不然这样。”孙悟空一跃又蹦到张良身边,毛绒绒的胳膊搭上了张良的肩膀,毛绒绒的脸凑近了张良的耳朵,“这一次战斗,俺老孙投降!你教教我,咋明白诗词歌赋,咋通读兵书,如何?”

张良嫌弃地别开孙悟空的胳膊,指腹意外触到一道硬肉,他一愣,孙悟空倒先咧开嘴笑了:“你别一副吓着的样子,这些都是俺打架留下的伤疤,可不止胳膊上这十道二十道,身上还多得是哩!”

“…你傻吗?”斜睨一眼孙悟空胸背与手臂上触目惊心的几道伤口,张良心中一软,面上却依旧挂着不屑,“这得处理得多不当,才会留下这么丑的疤。”

“哎呀,不说这个。”孙悟空不知从哪儿揪了一朵小花,嘻嘻笑着一个位移将它别在了张良耳后,“哈哈哈,好看,真好看!像小姑娘似的。小公子,你现在可否答应俺老孙那个投降换你为我教教书的交易?”

“你是想再尝一尝言灵的滋味?”张良又羞又怒,扯下花朵便扔在地上,“你先投降,我再考虑这回事。”

一逗就生气,真好玩儿。

“我投降!我当然投降!”孙悟空举起双臂,不一会儿便听见自家水晶炸裂的巨响,他毫不避讳地以粗糙的大掌攥紧对方纤长的手,“俺老孙既然投降了,那小公子你也该兑现承诺了吧。来指导指导,我齐天大圣,该去读什么书?”

张良觉得自己头疼的毛病又犯了。

评论(7)
热度(65)

© 归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