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枝

啥也不会

初拥

吸血鬼伯爵邦x天堂福音良
意识流,ooc。
相信我啊这个是甜的!



刘邦将张良拥入怀中,尖利的犬牙紧紧贴上对方白皙的脖颈,他稍用力便刺穿了张良细腻的皮肤,鲜血腥味混合着怀中人颈间的香气一点一点吞噬着他的理智。
张良瘫软在刘邦的怀里,尚存的意识告诉自己,他身上的血液正在迅速被抽走。脖颈间的剧痛慢慢变成酥麻的快感,张良尝试着想要呼喊求救,嘴巴却忽然被刘邦堵上。意识朦胧间他感觉到一股浓稠腥膻的液体顺着自己干涩的喉咙被灌入体内。
主,宽恕我的罪过吧。完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张良在心中向主祈求原谅。

刘邦完成了自己与张良血液交换的仪式,趁着太阳尚未升起便将他带回自己的府邸。
张良浑身滚烫,汗水浸湿了身上的长袍,刘邦索性将它脱下来,用浸了凉水的湿毛巾替张良擦洗身体。宅邸里中唯一的光源是床头柜上摆着的蜡烛,烛焰放射出的光映得张良毫无血色的脸更加苍白。
刘邦大掌覆上张良随着微弱呼吸而轻轻起伏的胸脯,他感受到左胸中的心脏跳动的频率越来越杂乱,他知道自己的血液正在张良身体中冲撞循环。他深吸一口气,狠狠隐忍下心底燃起的索求对方身体的欲望和对神父身体中神圣血液的渴望。
现在还不是时候,现在还不行。
张良光裸的躯体横陈在床上,羊毛毯也已被他的汗液与用来擦洗身体的水浸湿,刘邦将毯子撤下,换上了新的天鹅绒床单。刘邦上了床,身上齐整的西装沾着不知道是自己还是张良已干涸的血液。他面对着张良躺下,感受对方轻微而炙热的喘息洒在自己脸上。
吸血鬼将神父搂进怀中,由发梢开始亲吻,从面颊亲吻到脖颈、胸口、小腹、大腿根部,一直吻到脚尖。
吸血鬼这样生活在阴影中躲避阳光的肮脏生物,能有什么信仰呢?
刘邦紧紧抱着张良,生怕他突然消失。从前张良对于他来说是可望不可及的存在,张良是神父,是圣坛上的引路者,是信徒心中的太阳。吸血鬼触碰到阳光只有被灼伤的份,但如今太阳竟被他攥在掌心里,被他存在心上。

“放开我。”张良醒了,他睁开眼看见的第一个人是刘邦。神父开口,喉头仿佛被一万个巫师用火焰灼烧过一样疼。
“你醒来了,我的赫利俄斯。”吸血鬼伯爵轻吻张良的脸颊。对刘邦来说,他更愿意以太阳神的名字称呼自己的光。
“我不是你的赫利俄斯,让我离开。”张良四肢间的力气似乎是被抽空一样,他深知自己离不开。
“你回不去了,我是你的长亲,我将你变成了吸血鬼。”
刘邦凑到张良的耳边,用鼻尖撒娇般蹭蹭他的耳垂。
“你是恶魔,你应当万劫不复!”张良没有力气避开,他只能恶狠狠地诅咒刘邦。
“我已经万劫不复了,那又如何。我的赫利俄斯,你瞧啊,你心中的信仰怎么啦?被我碾碎了吧,被我这个肮脏的阴暗的吸血鬼偷走了。怎么了,你要诅咒我就尽管诅咒吧,从今往后你只能同我一起了,或者死,我陪你死。”刘邦颌首狂笑起来。
“为什么一定是我,你怎么敢这么做。”
“因为我爱你,赫利俄斯,张良,我的神父,圣坛使者。我爱你,我愿意为你下地狱。”
张良闭上眼睛,任由刘邦将他抱起。
他心中的神死了,他的信仰死了,被神爱他的人亲自捏碎了。
主,告诉我我的罪孽。


评论(6)
热度(161)

© 归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