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枝

啥也不会

「邦良」戀愛的正確標記法

一篇現代paro傻白甜*
日式輕小說文風,重度ooc,專門滿足自己的吃糖願望。
主cp邦良,輕微項羽x虞姬客串。
梗來自田中的漫畫《戀愛的正確標記法》,故取同樣的名字。
第一次用倒敘和現在進行時穿插寫文,可能會有點凌亂,現在進行時現在進行時的對話採用雙引號,回憶殺的對話採用「」符號,便於分辨。文章尚且不成熟,希望諒解!

若不介意上述問題,請繼續閱讀下去,希望閱讀愉快!




「我喜歡你,想和你交往。」
張良看著眼前出言不遜的男人,面上繃著嚴肅的表情,心中卻莫名其妙升起惡劣又炙熱的喜悅。
「那好啊,交往吧。」

是張良和劉邦交往的第三個月。
張良在劉邦的臂彎中醒來,舒服地翻了一個身將額頭靠在對方的胸口。
劉邦這個人,大約頭腦不太清楚,張良心想。

劉邦和張良五年前是同一所高校的同班同學。張良因為搬家的原因轉入了一所氛圍極其差勁的國中,他是一個傳統又標準的優秀學生,成績拔尖,為人陰鬱,不愛講話也不愛交朋友。
整所學校十有八九是不愛學習的差生,這個年紀的少年如果不去學習,就只會幹些自認為很酷的蠢事——囂張跋扈地跟老師頂嘴、氣血方剛地和剛碰面十分鐘互看不爽的人約架、欺負和自己毫不相干但是看上去相對弱小一些的同年齡少年。
張良就是最後一項蠢事的受害者。實際上說是「被欺負」,如果沒有幹什麼過分的事情的話那些奇怪的不良少年也不會真的頭腦發熱沒事找事,張良深諳這個道理,所以他為人處事一直十分低調,從來不會主動惹上什麼怪人。
只有劉邦。
自從張良轉來這所學校的第一天起,劉邦就開始纏上張良。國中的張良和現在不一樣,當時他毫不出眾,埋入人堆都不一定找得出來,長得遮住眼睛的劉海和瓶底一樣厚的鏡片完全遮擋住了張良好看的臉蛋。張良不知道劉邦為甚麼要纏上他,莫名其妙地在午休時間衝過來把他原本就打理不清楚的鬈髮揉亂,莫名其妙地在他讀書的時候湊在耳邊(夾雜著髒話)叨念個不停,莫名其妙地把他反鎖在宿舍裡,還說什麼「你就留下來好好讀書吧!」這樣子的話。真的是,完完全全的莫名其妙。
張良覺得,劉邦是瞧不起自己並且用行動在表達對自己的侮辱。

張良抬起頭看了一眼還在熟睡的劉邦,輕手輕腳地掀開被子下床,打算給這個睡得像豬一樣的笨蛋準備早餐。劉邦迷迷糊糊地發現身邊的人在離開,驚得使勁拉住了張良的袖口。
“你不要走嘛。”劉邦尚且還沒有清醒,不知道是夢囈還是在認真講話。
“我沒走,我做早餐。”

後來就畢業了。張良覺得他終於擺脫了一個巨大的麻煩,好在劉邦並沒有自己的聯繫方式,這是不幸之中的萬幸。張良回到自己家鄉的城市上大學,高中的表妹虞姬寄居在他家裏。
虞姬看見三年未見的表哥之後說的第一句話是:「張良,你是從難民營裏逃出來的嗎?」。
張良不知道虞姬哪裏來的那麼多錢,第二天就給他搬回兩大箱衣服(聽說是她男友的舊衣服的時候,張良有一種自家白菜被豬拱了的感覺),還硬是半威脅半強迫地拖著他去了一趟美容院。
張良的改變堪稱是改頭換面,原本他就聰明,服裝的挑選和搭配上虞姬稍加點撥就不必再擔心,把劉海剪掉又燙了發之後整個人都精神了好幾百倍,更重要的是露出了頭髮後面遮擋得嚴嚴實實的好看臉蛋。
「你現在根本沒有資格嘲笑我了。」
張良知道自己為甚麼順從虞姬搗騰他的衣著打扮,換作從前固執的自己,大約她磨破了嘴皮也不會答應這回事。他想要變好,想讓從前「嘲笑」「輕視」自己的劉邦刮目相看。

雞蛋在燒熱的油鍋裏打開,油星和雞蛋末彈起,零星幾點炸在張良挽起袖子裸露的皮膚上。張良倒吸一口冷氣,伸手正打算擦掉胳膊上的油星,另外一隻大手就搶先覆上他的胳膊。
“痛嗎?”劉邦頷首,輕輕地向張良方才被燙到的地方吹氣,“怎麼這麼不小心。”
張良的心跳漏了一拍。

後來張良竟然再次遇到了劉邦。
張良的學歷很誘人,頭腦聰明而又外貌姣好,剛畢業就在不錯的大公司謀得了薪資誘人的職位。雖然如此,但是畢業生的工作還是要比老員工的更加繁重刁鑽一些,張良需要經常出去跑業務,處理繁雜的文件,應付難纏的客戶。
張良是約見客戶的時候見到的劉邦,他和客戶在一家外企附近的咖啡館談論合同的事宜,劉邦端著咖啡托盤送來了他們的餐點。
——然後盡數洒在了張良的身上。
張良開口正要責怪,看見送餐員的臉後硬生生把快要脫出口的話咽了下去,祇是惡狠狠地瞪著劉邦。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先生你的衣服我會賠償的,真的很抱歉。」
劉邦竟然沒有認出張良。張良的心裏浮出了他這輩子最惡劣,最使壞,最可愛的想法。
「你覺得你能夠賠得起嗎?」
——我變優秀了,我可以報復他了。
「我可以帶去洗乾淨⋯」劉邦支支吾吾地開口,同時盯著張良的臉蛋咽了一口口水。
「不必了,這個你拿去吧。」張良直接脫下被弄髒的外套,硬是把它塞進了劉邦的手中,起身拉著客戶離開,「真是抱歉,我們還是去其它地方談吧,這裡環境好差。」
那種居高臨下,帶著侮辱與輕視的感情,在張良的心中膨脹發燙。
結果第二天一大早,張良去上班的時候遠遠就看見在寫字樓門口傻站著的劉邦。他強打起精神,假裝若無其事地從劉邦身邊走過去,結果被忽然拉住手臂。
「啊⋯那個,張良,你叫張良是吧!」劉邦將一直抱在懷中的紙袋遞到張良手中,「這件是你的大衣⋯我昨晚拿去乾洗店洗乾淨了,真的跟新的一樣!請你不要生氣。」
「⋯⋯你怎麼知道我的公司的?」
「你的口袋裡有名片⋯對不起擅自跑過來,可是真的想要親自把它還給你。」劉邦撓撓後腦勺,咧嘴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你還有什麼其它的事情嗎?沒有我就先走了。」張良蹙眉,甩開劉邦拉著他的那只手。
「有⋯是有的!」劉邦鬆開手,換上一副嚴肅的表情,「我喜歡你,想和你交往!雖然我們剛剛見面,而且都是男人⋯但是我對你一見鍾情,就是這樣!」
張良彷彿被閃電擊中一般呆楞在原地,半晌才緩過神來。劉邦喜歡現在的自己?
張良迅速在心中打起了算盤,他當然可以和劉邦交往,然後在劉邦真正愛上他的時候再惡狠狠地甩掉他來報復,這可是天賜的好機會!
「那好啊,交往吧。」

然後就一直到了現在,張良和劉邦交往的第三個月。
劉邦仔仔細細地用冰塊敷過張良剛才被燙到的地方,然後用毛巾擦乾冰塊融化後流下的水:“以後我來做飯啦,要是你再受傷怎麼辦。”
“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子,做什麼都會受傷。你擔心過度了。”張良把燙到的一邊手臂交給劉邦,另一邊手翻著日曆,在上面打了一個勾。
⋯還有三天就是情人節了。
他無意中有看見劉邦在購物網站上買了很多禮物,看來他很重視那一天。這應該是張良報復劉邦的最好機會了,在情人節那一天提出分手,狠狠甩了他,告訴他「你就是個混蛋」。
劉邦哼著傻兮兮的自創小曲兒,一件一件疊著衣服:“阿良是我見過最可愛的人,就算不是小孩也要跟寵小孩一樣寵你。”
“我一點也不可愛。”張良嘆了一口氣,將額頭抵在劉邦的肩膀上,“你到底為什麼會見到我的第一眼就喜歡我啊。”
劉邦沉默了一會兒,慢悠悠地開口:“因為阿良很像我初戀誒。”
“⋯聽著讓人很嫉妒。”張良撇撇嘴,“好像我是替代品一樣。”
劉邦丟下手中正在疊的衣服,慌慌張張地看著張良:“不是的不是的⋯喜歡你是因為你就是你!不是因為別人!而且他跟你差得好遠啦⋯他是這樣子的。”他打開手機相冊翻找了半天,終於找到了一張從畢業相冊裡翻拍出來的照片。
張良看到照片之後心下一驚。
——那個「初戀」是國中的時候的自己。
“啊⋯啊!那確實不是很像!”張良有些慌張,打著哈哈應付過去。
“對啊⋯而且,阿良你喜歡我,他完全不喜歡我喔。當時好像很討厭我的樣子。”
張良覺得,劉邦真的是個傻子。

情人節前一天,劉邦提議要大掃除。交往之後他們兩個人一直是在張良家裡同居,劉邦平常邋邋遢遢的,住進張良家之後會因為不好意思而刻意注意衛生。
張良賴在床上不肯起,他每天都在心裡排演著怎麼甩掉劉邦,可是一想到劉邦說起喜歡自己時那副幸福的表情和自己就是他的「初戀」的事實,就足夠他糾結和不忍了。
劉邦拉開張良的抽屜,把所有的東西都拿出來,準備徹底清掃裡面的灰塵,一本小冊子被他不小心碰掉在地上。
劉邦覺得有些眼熟,翻開之後發現是和自己一模一樣的畢業證書。證書裡粘著一張四寸照片,照片上是一個劉海和眼鏡擋住大半邊臉的少年。
照片下面寫著的名字是張子房。
“子房⋯”劉邦顫聲喃喃自語,他攥著那本畢業證書邁過地上的髒衣服徑直走到張良面前遞給他,“你為什麼要瞞著我。”
張良睜開眼睛戴上床頭的細框眼鏡,看清劉邦手中拿著的東西之後倒吸了一口冷氣。
被發現了。
“⋯因為你是個混蛋。”張良啞聲開口,眼淚不知道為甚麼就開始流個不停,“你知道國中的時候我被你影響的有多慘嗎?我每一天都不自信,我覺得我被你看輕,被你嘲笑,被你討厭。
“我那個時候活得戰戰兢兢的,最好你不要再來纏著我,不要再跟我說話。可是你就像陰魂不散的惡靈一樣,整天都纏著我。
“我想跟你分手,我從來沒有喜歡過你,跟你在一起是想要報復你。”
“阿良⋯不對,子房。”劉邦沉默著聽完了張良所有的話,半晌之後低沉著聲音開口,“你在騙我對吧。”
“我沒有騙你。”
其實我騙你了,我並不是從來沒有喜歡過你,我現在喜歡你喜歡的要死。
“⋯那你的報復很成功喔,子房。”劉邦吸了吸鼻子,推開房門走出去,“這個世界上除了你之外,沒有人可以這樣子傷害我了。”
幾秒鐘之後張良聽見了摔上大門的聲音。
“所以我說⋯你是個笨蛋、傻子、白癡。”

情人節當天竟然下雪了,張良哭了一整晚,眼睛腫得可憐兮兮的。落地窗外飄起白色的雪花的時候,張良正在收拾擤鼻涕的紙巾。
可惡,明明是我甩的他,明明已經達成了想要報復他的計劃,明明看見他露出了一副快哭出來的表情。
可是為甚麼超級難過的人有我的份啊。
外面的雪很漂亮,虞姬給張良傳了兩條簡訊。
第一條:「我男友今天好帥啊!」
第二條:「哥,你快去跟你男朋友一起看雪啦!」
哪裡還有什麼男朋友。張良心裡叨念。但是雪真的很漂亮,下樓去看雪好了。
他裹上了衣櫃裡最厚的一件羽絨服,扯了一條大圍巾把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沒有打理頭髮就跑下樓去。
到了樓下,竟然看見劉邦站在那裡。
“你今天好邋遢,好像國中的時候。”劉邦看見張良後啞然失笑,伸出手想要摸摸他亂糟糟的頭髮,卻想起什麼似的停在半空中。
“一點也不像。”張良乾脆將自己的手從口袋裡抽出來,握住劉邦的手腕,用力將他的手按在自己發頂。
“⋯還想要你摸我。”
“我就知道。”劉邦抽開手,一把將張良攬進懷裡,他握住張良冰涼的雙手塞進自己的口袋。
“我國中的時候是喜歡你,不是想欺負你,我不會表達,是個笨蛋,所以讓你很難過。
“再次見到你,我還是喜歡你。我不知道為甚麼,總之就是逃不開,怎樣都逃不開。不管你變成什麼樣,不管你怎麼傷害我,我永遠都會喜歡你。”
“你是個笨蛋、傻子、白癡。”張良再次被劉邦惹哭了,“你就是什麼都不懂⋯”
劉邦按住張良的後腦勺,直接用行動堵住了他喋喋不休的話語。
“我懂得這個喔。”
即使再把我們分開一萬次,我還是會對你一見鍾情。



—————

“是不是和好的太快了啊,你一個小時前還跟我講你跟他分手了。”虞姬在電話那頭大聲感嘆,“我跟你說,聽我的准沒錯啊,男人都是王八蛋!不要被騙了!”
“⋯你在跟閨蜜聊天嗎?”項羽一邊模仿著虞姬的筆跡替她完成理科作業,一邊滿頭黑線地提出疑問。
“啊?什麼閨蜜啊,這個是我哥啦。”虞姬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繼續對著電話侃侃而談。
項羽覺得世界很亂。

评论(11)
热度(90)
  1. 重言我的爱❤,坚不可摧❤归枝 转载了此文字

© 归枝 | Powered by LOFTER